学习制作小程序 看视频教程 查帮助文档

不听大使馆两度劝返者鲁佳斌:我没有“千里投毒

发布于:2020-09-23 14:09:42  所属于:小程序资讯

  3月初,南京农业大学大四学生鲁佳斌按毕业环球旅行计划抵达非洲。不巧,新冠病毒与此同时跨越撒哈拉沙漠,向非洲南部蔓延。


  为控制疫情,非洲多国关闭边境,取消国际航班。自此,鲁佳斌被困非洲,至今已逾半载。


  滞留非洲期间,鲁佳斌或靠签证或借行贿偷渡辗转20余国,其中不乏恐怖活动高发地带及热带疾病肆虐地区。中国驻外大使馆两度公开发文劝返,依旧未能改变鲁佳斌的脚步。9月11日,继疟疾之后,鲁佳斌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不得不留在布基纳法索一医院里接受隔离治疗。


  鲁佳斌的非洲之行经大使馆通报、媒体报道后引来舆论风暴,“作死”、“千里投毒”、“浪费国家资源”等谴责咒骂此起彼伏。在被其“一个人承包”的医院里,在等待出院通知之际,鲁佳斌接受了观察者网的远程采访。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滞留非洲


  观察者网:你3月份从欧洲游至北非,那时新冠疫情有在全球蔓延的趋势,为什么会选择继续自己的旅程?


  鲁佳斌:环球旅行计划很多年了,为了进行这项计划我首先要经济独立,摆脱家庭束缚,参军入伍,后来又弄摄影工作室,就是为了多挣些钱,在我大学毕业前完成我的理想。


  先从国内开始,旅行的地方沿着亚欧非逐渐扩大,我之前都克服那么多困难了,不可能因为疫情而放弃。即便疫情在非洲全面爆发以后,我也尝试离开西非继续旅行。后来因为确实经济不济,长期滞留全靠家里接济,父母也想我,所以我才决定回去。


尼日尔河畔(作者供图,下同)尼日尔河畔(作者供图,下同)

  观察者网:看你的微博分享,在非洲你一路上被人叫“新冠病毒”,都如何回应?


  鲁佳斌:我并不会因为别人叫我“新冠病毒”而感到愤怒,因为我理解这是当地人的无知,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他们也喜欢开玩笑。我也会遇到真的恶意,比如竖中指这样挑衅行为,对此我确实会恶心。


  但我觉得无论别人如何嘲笑我或者中国,都比各位厉害,比各位强,比各位自信。大部分的愚昧都是教育落后的结果,应该选择宽容。


 非洲南部生活 非洲南部生活

  观察者网:记得你在微博里提及他们叫你“新冠病毒”,后续试着加入他们,和他们聊天、打成一片,后来他们的问候变成早中晚问好。是怎么和他们交流的?


  鲁佳斌:用现学的法语。从毛里塔尼亚开始就是法语区,一开始我住在法国人家里,一对法国夫妇教我法语;到了马里之后,我系统地上完了初级法语课。那些人喊我“新冠肺炎”,我和他们聊吃啥去哪干啥了、话费怎么充等生活琐事。


  观察者网:你说过在非洲“天天要和别人斗智斗勇”,能多分享一些故事么?


  鲁佳斌:斗智斗勇的故事就比较复杂了。我到达毛里塔尼亚边境的时候,有人冒充海关,收了我护照,然后带着我去换钱,可是我没带现金,他就领着我去取钱,结果我拿的是万事达的信用卡,那边银行只能刷visa卡,也就导致我无钱可骗。


  我到塞内加尔的时候没有签证,被拒绝入境,当地人跟着我说有地方可以办,领着我又去了毛里塔尼亚海关。结果因为我毛里塔尼亚签证已经用过一次(刚刚出境),需要再办一次。其实当时我可以选择直接出门,离开边境回到毛里塔尼亚首都,可是当地人骗了我,害得我又要办一次签证。我返回毛里塔尼亚首都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回到法国人家里。第二天找到法国兴业银行取钱,因为边境一折腾,我备用金100美元花完了。后来我办了塞内加尔的签证,出发去了塞内加尔。


  在马里边境,也有摩托车司机疑似想要骗我进偏僻树林抢劫我,幸亏我及时发现下车。再比如坐黑车,从塞内加尔到马里的路上,当地人一次1500西非法郎,却问我要20000,就因为我是外国人。你又不能不坐,要想方设法砍价,没办法了只能搭便车。


搭黑车回毛里塔尼亚首都(作者供图,下同)搭黑车回毛里塔尼亚首都(作者供图,下同)

  观察者网:一路走来,有没有哪一情境下,后悔来非洲?


  鲁佳斌:我倒是没有后悔来非洲的时候。我在非洲的日子大部分时候都很苦,但是我知道我每天都是新的,都会遇到不一样的事情,不会觉得无聊。


  观察者网:看你的微博,里面多次提到没有实惠的飞机票,所以选择继续前行,有新奇体验的同时也能挑战自我。好奇一点,什么情况才能让你决定立马买机票回国,不管票价多少?


  鲁佳斌:只有一个情况会让我不管票价多少回国,那就是我家人有事。


  观察者网:妈妈每天都要看你发的朋友圈,爸爸看新闻说疫情要持续一两年,让你实在不行就在非洲找个工作,结果爸爸的建议被您妈妈否定了……这些生活片段分享很有趣。对于父母的担忧,您是如何安抚的?


  鲁佳斌:我平常不太喜欢他们过多关注我的旅行,因为他们没办法了解我的真实生活,媒体又会把我的生病之类的经历写得过分夸张。


  其实无论是战区也好,首都也好,我的生活总体上都是平静的,除了七月马里暴乱。


 7月11日,巴马科发生动乱 7月11日,巴马科发生动乱

  观察者网:在疟疾之后又感染新冠,能否介绍下新冠确诊后的隔离日常?


  鲁佳斌:我今天更新了微博,因为协调不通,昨天出院的计划取消了,我现在还住在医院里,医院的意见是明天出院(可能)。我倒是挺喜欢住在医院里的,因为是免费的。我平常的隔离生活就是接受接受采访,刷刷微博或者看看剧。



  观察者网:出院后有什么安排?


  鲁佳斌:飞伊斯坦布尔,再去埃及,等11月份回国。


  观察者网:日后若也有人想像你这样在非洲徒步,你有什么建议吗?


  鲁佳斌:记得买保险。此外,假如你把徒步定义为人生意义的话,你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选择,应该向前走,不要去管别人的评价。


  在我父母眼里,出门等同于上战场;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人,做什么都是在作死。我完全不觉得我在战乱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我的生活很平静很快乐。


  ·回应质疑


  观察者网:自被媒体报道以来,你火了,但看微博、B站、知乎等社交平台,支持者有之,更多却是负面评论,大部分是批评、辱骂甚至诅咒。这些舆论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鲁佳斌:网络上的批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比较善意的,比如出门在外对家里人有影响,他们也担心旅馆小哥会被感染。这样的批评我一般会专门写微博回复。旅馆小哥最近出入还比较正常,我的主治医生也没有被我影响。


  有些批评比较直接尖锐,如“中国不欢迎你”、“你为什么不留在非洲”,再或者诅咒“你为什么不死在非洲”之类,我觉得这种批评素质太差。要是骂一两句,我还能接受;要是评论,我一般会拉黑;有几个黑粉长年累月追着我骂,回国之后还是要找他们算账的,因为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观察者网:从踏上非洲那一刻到如今,你得两回大使馆通告,但你否认“蹭国家资源”,指出大部分是靠自己完成。能否梳理下这一路走来,大使馆都为你提供了哪些协助?如何看待他们让你“快返航”的呼吁?



  鲁佳斌:在被舆论裹挟之前,我和中国驻马里大使馆的关系还很不错;舆论把我和马里大使馆推到了对立的角度,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尴尬。其实马里大使馆在不少地方帮了我,不仅帮我解决签证问题,还帮我解决住宿问题——当然,住宿费用是我自己出的,价格和其他旅客一样,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此外,驻马里大使馆有位大哥帮我联系了修电脑的人,我都特别感激,都写在微博里了。


  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发文的时候其实比较晚了,那时我的疟疾已经治得差不多了。所以“领事直通车”发文前可能没有打电话问布基纳法索的同事。他们确实提供了咨询服务,但发文前没再确认下情况。“领事直通车”这篇文将我和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的关系扯到对立面上,我当时也比较生气,回应得也比较激烈,其中确实措辞不当,我也承认错误。


 “领事直通车”呼吁“非必要,不出国” “领事直通车”呼吁“非必要,不出国”

鲁佳斌的微博回应鲁佳斌的微博回应

  之后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也帮我协调了核酸紧急测试。我在得知自己新冠检测阳性后,服从布基纳法索政府的隔离要求,坐车来医院。当时大使馆送了我药品、水、蚊香片、热水壶等一些必要生活物资。平常大使馆也会联系我,询问健康状况。我很感激他们在过去这段时间提供的帮助。


  观察者网:你在微博里谈道,“本来不打算做核算检测,打算花点钱买通海关直接过去的。但是大使馆这边做了工作,安排了紧急核算检测……”。你否定了回国“千里投毒”的质疑,但网友们认为你在非洲、中东到处走动,也会传染其他人,这也属于不道德行为。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这一指责?


  鲁佳斌:原本土耳其那边不需要核酸检测证明,我知道这一政策,所以我打算直接过去。很多人说我“千里投毒”,我说只有土耳其人能质疑我,是因为土耳其人知道自己的政策。


  我也不是对飞机上的人不负责,一是政策不需要核酸检测证明,二是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得了新冠肺炎。要是我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去坐飞机。新冠确诊后,我也比较尴尬。


  观察者网:你2017年从陆军退役。按一般人的理解,军人更重视纪律,更会遵纪守法,结果在非洲过关时几次偷渡、行贿。虽然按你所言“贿赂或者偷渡在非洲是很普遍的事情”,但它毕竟是违法的……怎么解释这种矛盾?


  鲁佳斌:大部分士兵从部队退役后喜欢有军人光环,但我不一样,我不想戴军人光环。我退役后写过很多写实性的部队文章,反思我在部队遇到的问题。我不觉得一个劲地说部队好就是在帮它,并不是这样的;反思在部队遇到的问题,不合理的地方也需要提出来,这样才能真正地为部队、官兵考虑一些事情。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军人光环摘掉了,我觉得这身份给我带来的虚荣心远远大于自豪感。别人夸我退伍军人怎么怎么厉害,我觉得并不是,我只是在干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无论是在新兵营还是去北京学习,学修飞机或做电子设备维护,再或下到基层连队做文书工作,每天跑机关跟人打交道,我觉得这些工作很重要,但是也很普通。我跟普通工人老百姓没有多大区别,都是在奋斗,更多情况下他们可能比我还辛苦点。



  我退伍三年了,我会怀念部队里的日子,怀念和战友一起工作的时光。我会经常想起那些日子,那些日子苦涩,但是值得回忆。仅此而已,当你离开部队,你和部队其实就没有关系了。


  退出现役后再以士兵的要求去要求自己,这没有问题;但是你要用士兵的道德去要求别人,那是很过分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而且,当我成为旅行者后,我更多将客观和真实定义为旅行的意义,要去经历更多值得经历的事情。这时我会觉得原来的身份限制了我去追逐那些东西。当我摘下士兵光环的时候,我不再受原来身份的束缚,我想成为另一个人,一个在非洲大地上自由自在的人。


 躲在卡车座位后面的夹层里,偷渡到马里 躲在卡车座位后面的夹层里,偷渡到马里

  观察者网:有网友问你出了国是否更爱国,你说“恰恰相反”。为何会这么说?


  鲁佳斌:因为我在非洲国家生活的时候,发现非洲国家也在撤侨,撤得还挺给力,一次性把人都运回去了。法国人也撤侨,但他们撤侨是收费的。这边原来是法国殖民地,每周都有固定的航班回去,对于法国人来说,回去很便利。



  中国大使馆确实也做了工作,给我们发些口罩等医疗用品,但大部分中国人在非洲这边生活其实挺艰难的。回中国的航班大半年只有一趟,机票价格确实高,但比商业航班便宜些。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坐这飞机,我不选择坐等同于把机会留给别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活着等来回家航班的。我记得六月份有个中国姑娘在非洲得疟疾死了,遗体过了几天才被发现。


  我觉得我是个特别幸运的人,因为我有流量、有关注,虽然名声不是太好,但至少大家都关注我;而大部分海外公民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只能默默忍受。而且国内舆论对海外侨民这块不太客观,认为侨民回去是“千里投毒”。其实不是的,一个人选择回国是他的权利之一,国家是他成长的地方,为什么回国还要饱受非议?


  所以当我生活在海外的时候,跟国内的情绪是截然不同的。国内体验到的可能是国家福利、社会安稳,但另一方面,海外侨民牺牲自己的利益,坚守在海外,大家没有看到这点,没有人感谢他们的牺牲。疫情割裂了社会,我选择留在非洲,对于有的人来说也是种希望吧。


走进妙铺学堂 学习制作有智慧的微信小程序

国内知名讲师,为您系统讲解,如何制作出一个微信小程序。一看就懂,一学就会

他们都在用妙铺,你还在等什么

妙铺帮助您畅享红利,帮助千万商家开启微信小程序之路。

燕归堂工作室
吾蜀小匠外卖配送
中堂焦利好巴食川菜
妙铺智慧店铺案例
刘浩副食
果音甜品
中堂焦利好巴食川菜
珠海小雨哥

妙铺合作伙伴

他们与妙铺并肩作战,共同进退。做好小程序服务,妙铺有信心!

百度搜索 百度信誉 百度智能小程序 GlobalSign SSL证书,代码签名证书等数字证书颁发中心 360网站安全认证 360搜索 阿里巴巴 腾讯云 微信支付 微信公众平台 肯德基KFC 阿甘锅盔 圆中方 福临门

妙铺,致力于小程序商城,店铺,多商户平台等一系列软件服务

×

0元制作小程序 全套制作资料包 开店顾问一对一讲解 上百个小程序功能

免费热线:400-998-7529